方柔

世界唯一的方柔党。

婚前恐惧症

小册子中发糖已舔,于是怒更 (伪)

没啥逻辑

———————————————————————

婚前恐惧症

 

By 觑尘

 

1

N市不愧有火炉之名,即便是过了下午六点钟,依旧是燥热难耐。

咖啡馆的电子钟指向了下午的六点三十八分,而唐柔已经在咖啡馆里枯坐了两个多小时。

她和方锐本来是要来办结婚登记的。而此时,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已经下班了,方锐还是没出现。

唐柔第九次按下方锐的号码,依旧是那个刻板而冷漠的女声回复了她:“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按下挂机键的时候,她想起方锐第一次自我介绍自爆电话的场景:“我的电话是1xxx2509775,超级好记对不对,爱我你就亲亲我!”

已经想不起是什么时候和这个一见面就各种耍宝耍贱的人看对了眼;甚至于说,不记得为什么就同意嫁给他了;并且还被这个人在约好结婚登记的当天放了鸽子。

 

“小唐你听我说,我赶过去的时候碰到一老太太摔倒了,于是就扶了一把,把她送去医院了。我手机没电啦,刚刚办完事才找了这个公用电话打给你。”电话一接通,就听见方锐忙不迭地解释道。

这样无懈可击的理由唐柔能够说什么呢?怪那个老太太摔倒得太及时还是方锐心地善良爱管闲事?看上去,不论怎么说都显得自己像是自己最讨厌的那种小家子气的人。

“没事,我到这儿才发现我身份证掉在家里了,来了也是白来了。我们改天再预约吧!”唐柔的身份证好好地待在钱包里,她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说这种谎话。也许潜意识里觉得,既然已经决定原谅他,那就不如给自己和他都留一个台阶下下。

 

电话里传来了忙音,方锐才匆忙按下了挂机键。

老人伤的不重,把老人送到医院,作为路人的他已经算作是仁至义尽了。可他却执意要等到和老人的家人取得联系才从医院离开。他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执着于守护这个素昧平生的老人,也许他正是借着这件无可指摘的“好人好事”来逃避结婚登记。

回家的路上,方锐把座驾福特野马开得就像一匹真的野马,他想用速度发泄一点什么,虽然他也不确定让他憋屈在心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方锐很确定,从他第一天来到兴欣战队,拿着海无量的账号卡被唐柔虐得不要不要的时候,他就喜欢上那个留着短发、性格爽利的姑娘了。四年过去了,那种感觉从来没有一分钟消退。并且,他也百分之百地肯定自己对于唐柔的感情。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方锐一面百无聊赖地等待着绿灯,一面想着。他下意识摸了摸放在副驾上的包,里面装着他的户口本和身份证。明明已经是万事俱备了,为什么自己突然间就怂了呢?方锐百思不得其解。

 

从停车场出口出来的时候,方锐就看到了站在楼下的唐柔。

“今天真是对不起,我——”

“没事,我不是来找你算账的。”唐柔打断了方锐的道歉,露出了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我忘带钥匙了。”

 

2

方锐看了眼电梯屏幕上缓缓变动的楼层号,他的公寓在26层,现在才刚刚到第8层。

他和唐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两个人都兴趣缺缺的样子。两个人同时在等待一个合适的话题出现,可是直到楼层号从8变成了18,这个合适的话题却始终没有出现。

方锐侧过头看了眼站在身边的人,明明是他喜欢的样子,却突然变得模糊和漆黑起来。

电梯停电了。

这个时候应该是心情紧张的,方锐却无端地觉得,自己和身边的唐柔都好像松了一口气。那个久等不来的合适的话题,终于出现了。

“看样子好像一时半会出不去了。”

“是啊。”唐柔把手机举到方锐面前,“手机也没信号了。”

“说起来,我想起来上次在群里面老周讲的笑话。”方锐嘴里的老周是五期的好哥们周光义,“有一个人家是住在8楼的,但他每次都只坐电梯到7楼,然后再爬到8楼。而他家的电梯都是好的,没有故障。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个人个子矮,只够得着7楼的按钮。”唐柔直截了当地给出了正确答案,“果果当初跟我说过。”

“好吧,那换一个。这个是吴羽策说的。”方锐只得搜肠刮肚地再找出一段,“你仔细感受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锐一手撑在电梯门上,笑得根本停不下来,“小唐你这个真是绝了。”

唐柔其实也没觉得自己说的笑话有多好笑,但看到方锐那副药不能停的样子,也觉得有点忍俊不禁。

“其实我有点好奇,”方锐好不容易才挣扎着站直了身体,正了正脸色,“你有什么特别害怕的事情吗?”

“欸?”唐柔压根想不到话题居然转换得这么快。

“我的意思是,我觉得你不论干什么都很平静的样子。你刚出道那会,‘一挑三’失败,铺天盖地的都是质疑。其实我当时还有点小激动,”方锐说到这里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唐柔的脸色,才继续,“我想着英雄救美的时刻终于到了,想着我悄悄发现你一个人偷偷哭,我就能伺机表白什么的。结果我万万没想到,你并没有偷偷哭,但我还是表白成功了哈哈!”

“还有刚才电梯突然停电,我还以为你会尖叫一声然后扑进我怀里。”方锐耸耸肩,“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嘛!”

“所以你今天才故意迟到?”机敏的唐柔迅速就get到了方锐话里的真正含义。

“……也不能说是故意吧,只是觉得犹豫。”方锐挠挠头,“刚好有那么一件事情恰巧可以缓冲一下,于是就毫不犹豫地做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犹豫什么,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结果什么结论都没有。”

“刚刚电梯停电之后,我突然有点明白了。用一个文艺的说法就是:你变成了我的软肋,而我却还没能成为你的盔甲。换句话说就是,我还不能确定你对我是不是确定。”方锐说。

 

3

方锐说完之后就闭了嘴。而唐柔在第十六次按亮手机屏幕,发现依旧没有信号之后,才下定决心开口:

“我爸总是有很多生意上的事要忙,所以我从小就被送到了寄宿学校。很多人说夸我独立,我自己知道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就是习惯了什么都自己来。挑战是,压力也是。反正大家都觉得我很独立很强悍什么的,渐渐地我也不太懂得示弱啊撒娇怎么做了。”

“遇到问题的时候,我通常会提醒自己镇定下来。我小时候也怕黑,”唐柔停顿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初中住校的时候,有次为了比赛,我一个人在琴房练琴到很晚,回寝室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其实我特别怕黑,天一黑就想起来很多鬼故事。我要面子,也不想叫同学来接。同学们都觉得我是个特别仗义胆特别大的人,我不希望给他们这种软弱的感觉。”

“我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鬼怪。我想起了自己要参加比赛还没有记熟的琴谱,我就一边走一边回想着。最后竟然也平安无事地回去了。”唐柔说着,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后来每次走夜路的时候我就开始默背琴谱,于是也能一个人走回去了。”

 “早说你怕黑嘛!”方锐听完了唐柔不轻松的发言,故作轻松地开口,“下次走夜路,一定等着我来接,我陪着你,就不怕了。”

唐柔无声地摇了摇头:“现在走夜路在我心里就等价于背琴谱了,《鬼火》啊‘拉三’都是这样背下来了,早就被克服了。”

方锐对唐柔的回答撇了撇嘴,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看来你也还是没有完全信任我嘛!感觉有点累爱了。”

“其实我就是太习惯自己解决问题了,我没太想过和别人共同承担应该怎么做。”唐柔抬头看向了方锐,“我不是故意让你担心的,我道歉。”

“听说民政部推广了四种结婚宣誓词。”在唐柔哭笑不得地目光中,方锐再次生硬地转入了下一个话题。

“星期二的时候,我去民政局围观了一下。”看着唐柔错愕的表情,方锐得意地挑了挑眉毛,“我看好多对选择了第四种宣誓词。我觉得挺合适的,要不我们到时候也选这种。”

“下面我来背一遍,小唐你也记一记。”方锐不等唐柔开口,就自顾自地做了决定。

 

“记住了对吧!我们现在来排练一边,下回去登记的时候就照着这样来。”

唐柔有点好笑地看着方锐往前迈了一步,变身成了颁证员:“我是×××民政局颁证员×××,很高兴能为二位颁发结婚证。今天是个神圣的日子,请二位郑重回答我的问题:请问你们是自愿结婚吗?”

“是——”唐柔配合着方锐进行了抢答。

方锐急急地阻止了唐柔:“这一句我们要一起说。”

唐柔强忍住笑,看着他忙乱地一人分饰两角。等着他在身边站定之后,和他一起又说了一遍“是的”。

方锐再次跨出一步变身颁证员:“请二位面对庄严的国旗和国徽,一起宣读《结婚誓言》。”

然后他又匆忙站回原位扮演新郎:“《结婚誓言》。”

方锐正了正脸色,表情严肃地握住了唐柔的手,被握住的唐柔一面腹诽他“乱认真”一面转头看了看方锐的侧脸,却没有在他脸上发现任何戏谑之色。于是她也正了正脸色。

他们面对着电梯门,假想着那就是国旗和国徽,郑重地开口背诵。

“我们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上孝父母,下教子女,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让,相濡以沫,钟爱一生!”

“今后,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青春还是年老,我们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同甘共苦,成为终生的伴侣!我们要坚守今天的誓言,我们一定能够坚守今天的誓言!”

 

“祝贺你们!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合法夫妻了!”电梯门突然大开,响起了第三人的声音。

两人一看,是小区的电梯维修师傅,一时间都有些窘迫。

师傅却毫不在意地大笑一声:“没有被困太久吧,你们都没事吧!”

“没事没事。”两人慌忙摆手,从电梯里走出来,快速地逃离了师傅过于暧昧的目光。

 

尾声

“我重新预约了,下次不能再故意迟到了。”

“一定一定,别用那种不相信的目光看着我啊!我下一次肯定不会迟到了,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那么问题就来了。”

“什么问题。”

“我和一个老太太同时摔倒了,你先扶谁?”

“嗯,先扶老太太。然后我陪着你摔倒。宣誓词里不都说过嘛,无论顺境还是逆境……”

 

——风雨同舟,患难与共。

 

END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