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柔

世界唯一的方柔党。

[全职] 方锐人物浅析

我是锐锐真爱粉

云敛歌:

11.20那天论文死线+期中考,于是就把生贺赶出来先发了。


虽然先前有写过一封献给方锐的情书,但那寥寥数语还是无法道尽我的爱意心情,于是这篇长长的人物分析就此诞生。


话虽如此,但文科出身的笔者逻辑实在是不咋地……所以不用当成多么严肃的论文,看成是一篇超长版情书就好。


作为一个懒人,专门将所有有关于他的情节打印成册,从下午开始,在电脑前坐到凌晨,写如此长的评论,竟只是为了一个虚拟的小说角色,我想也足以尽显脑残粉的本质了……


总而言之。


谨以此文献给我心目中永远的神之手。


愿你生辰快乐,荣耀永驻。




以下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方锐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是在第八赛季的全明星时。


而给予他的第一个词,就是猥琐。虫爹甚至连用了三个猥琐来形容他的技术风格。


“猥琐”这个字眼,虽然不太好听,但确实能比较准确地概括方锐从战术到性格上的特征。它并非指一种下流或无耻的行为模式。放在战术层面,它是不在乎场面漂亮与否、只追求胜利而“不择手段”的技术流派;放在方锐本身,则是一种随性、包容和不拘小节的特点。


在此,我们且不讨论这种流派的特点,而把重点放在方锐个人的性格分析上。


 


通读全文,方锐这个角色出现的最终作用,是为了兴欣战队的补强。挑战赛后的兴欣想要进入正式的职业赛并最终实现冠军的目标还是很飘渺的事情,新人太多实力不足稳定性差是显而易见的缺陷,如果虫爹执意用这样的队伍来赢取胜利,我想大多数读者们也会大呼不服,指责主角团开挂的吧。


而这时,呼啸战队内部爆发的矛盾和方锐的出走呼应了这点,也正是这个时候,方锐这个角色的描绘才渐渐丰满起来,而不是依靠前文单薄的“猥琐”二字来支撑。


让我们就从争夺碎片一战开始看起。


首先,猥琐流的几个最重要的特质:“谨慎”“坦然”和“思虑深远”,在这里第一次被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在呼啸和兴欣交手的短短一段时间中,方锐的多个行动都密切地贴合了这些特性。




例如:“唐柔的勇猛让方锐暗暗心惊,他可没像唐昊那样对兴欣的选手不以为然。”


 “方锐已经决意如此,坚决不准备在这样的节奏和兴欣决战。”


“直觉告诉方锐,兴欣的撤离,绝对有后手,贸然追上一定会中招。”


从这些细节的描写中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一个有耐心有理智而又谨慎小心的方锐。




再看他和叶修的互动:“‘我来了!’叶修大叫,君莫笑手里的千机伞战矛接着寒烟柔之前的攻势甩到他面前了。


‘你来干嘛!’方锐大怒,就到眼前的好戏居然被喊‘卡’了,太扫兴了。


‘我来教教你猥琐怎么写!’叶修叫道,敢对猥琐大师说这话的人,实在不多。


‘蛋!’方锐叫道,面对叶修,绝大多数职业选手都不知风度为何物。”




这段对话很有意思,虫爹用“大怒”“叫道”“扫兴”等词以及一句脏话表达了此刻方锐心中的郁闷和难受,大多数人在这种时候都会选择冲上去弄死这个不要脸的(虽然方锐也挺不要脸……嗯这个特性等下再说),但方锐没有。我们再看他之后做了什么:




“方锐没有立即去照顾叶修。叶修的角色突然换位过来了,那边的战局怎样了?方锐连忙转视角过去看了一眼。”


而在看到呼啸四人处境艰难时:“方锐到底是能独当一面的大将,局面被动,他惊讶,但是他没有慌乱。”




随后:“于是他没有和叶修放单决斗,匆匆转身去掩护自家选手撤退。”




这个理性的选择再次让我们看到了之前所描述的特征。再结合后文他对赵禹哲说的两句:


“职业联赛第二赛季、第四赛季、第五赛季、第七赛季的季后赛重要比赛中,都有战队在类似的形势下以为着,后来他们都被淘汰了。”


“以为对方血少就很安全?快把这种天真的念头丢掉吧!荣耀没你想的那么甜。”




再看远一点,到季后赛时:


“‘不愧是猥琐流的大师,从来都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摩对手吗?’烟雨战队的李华说着。


这话听着可不太像赞扬,但却真说到点子上了。


众人设身处地地将自己置身在方锐的境地后,都觉得孙翔的这一布局已经足够让他们放松对瞬间移动的警惕。方锐却还能防备着,只能是因为他的性情和风格了。”




由此方锐作为一名选手的风格被准确勾勒了出来。在猥琐流的表象下,是他独有的冷静克制和从容不迫,同时展示的是建立在对荣耀的深刻理解和努力钻研的基础上的老辣经验。这也是他会给兴欣带来的一个重要的补足点。


 




接下来就到了第一个赚粉情节(笔者就是在这里被钓上钩的……),他与现在的呼啸这个整体的对立。


虫爹在前文耗费大量笔墨塑造了方锐这一个有着丰富经验和高水平技术的选手,而这样的选手居然是不能被战队容纳的,这本来就是一件令人神伤的事情,而新旧两代的风格理念的碰撞又加剧了悲剧色彩。




在行文中,虫爹写道:“她所看到的,只是唐昊和赵禹哲将他们的风格淋漓尽致地展现着,而方锐为了追逐他们的风格疲于奔命。”


以及“方锐大概一直试图能和唐昊、赵禹哲他们建立起联系的,可是他得不到任何响应。这正应了那句话: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好一句“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不知道读者们怎么看待,反正笔者看到这里时,心是整个儿的抽抽地疼。


在这里,方锐第一次展现出了他在荣耀以外的性格特点,我将之称为:温柔。


是的,身为猥琐流大师的方锐也有他温柔的一面。


在呼啸整体变位的情形下,理念不合的他并没有抱怨或谴责谁,反而是以一个前辈的身份追逐着后辈的身影,努力地想要跟上他们的节奏。尽管得不到任何回应,他依然拼上全力地用他的经验和意识去支撑这支在换血之后可以被称作“年轻”的队伍。他疲于奔命了一个整个赛季,为战队添砖加瓦,最后把呼啸送上四强的位置——却依然没有得到来自后辈们的任何体恤和配合。


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发怒,甚至在感受到那种无法再安身于此、将要被逐出这支队伍的趋势后,他最终反映出来的,只有微博上的七个字。


“变天了。”和“累感不爱。”


从后文加入兴欣后的描写中我们可以看出方锐其实是一个很活泛很跳脱的人(这点后面会细细分析),也正是这样的对比,才能体现出这短短几个字中间所包含的情感。




再加上呼啸老板和方锐摊牌时,他的表现:


“‘我明白,我都明白,不用再说了。’方锐面带微笑,却没有再听老板的解释,他知道俱乐部其实也是出于无奈。”




在这样的情形下,他还能考虑到俱乐部的难处,没有怒吼,没有反抗,没有争吵,没有抱怨,他只是微笑着表示他都明白都理解。这难道不还足以体现他的温柔吗?


写到这里,不得不脱出时间线进行补充说明。在后文中,同样处处体现了方锐的好脾气和独特的温柔。




例如,在对百花,莫凡上场前:


“兴欣的选手席这边,莫凡沉默地起身,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就朝着比赛席那边走去。现场观众的注意力却都还在和观众积极互动的方锐身上,留意到的人也不多。方锐看起来也没注意到,只是在莫凡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冷不丁地冒出了一句:好好打。”




以及在唐柔一挑三失败,面对记者们的刁难时:


“‘是是是。’一边的方锐一脸羞愧地忏悔着,‘我有错,我没能集中精神打好比赛,王杰希这种,我起码应该一个打他十个。’


‘有点过啊。’叶修说。


‘八个?’方锐说。


‘嗯。’叶修点头。”




还有对蓝雨,莫凡上场前:


“‘毫无压力是不是小莫!’方锐叫嚷着。”




这中间方锐对新人的包容和爱护体现无疑。即便这些方式或是太隐蔽或是太嚣张,但他的的确确是在关注着新人体谅着新人并维护着他们的。




再看他对兴欣队伍中的老人:


叶修对唐昊时,面对老板娘的夸赞:


“‘是很漂亮。’方锐点点头,‘但是,也很辛苦吧。’”


“‘能打成这样,是因为他全场都处于高密度的爆发!这很辛苦的。’方锐说。”




季后赛对蓝雨时:


“‘别装了,快出大招吧!!’方锐突然手捧成喇叭冲着场上吼着。”


“‘我特么怎么知道啊!反正肯定会有的吧!’方锐说道。”




这种对队友的体恤和信赖,同样是令人感动的部分。


 




接下来的第二个重要情节,是加入兴欣。


这部分暴露出来的特质更多,也使这个人物愈发吸引人。


在微博抢人大战和叶修的拉拢过程中,方锐依然体现出了前文所提到的理性特点。他对自己的前途有着很周详的考量,这尤其体现在对兴欣的考察过程中,叶修几乎是摆出了兴欣的全部力量才能说服他。


这中间还有点他自己的小心思。例如在饭局上玩吸管,在得知唐柔的背景后埋头猛吃菜,这些小动作让人物形象更加立体起来,也更让人觉得可爱。


但让人意外的是,在这部分情节中,方锐在无限的理智后,却展现了自己热血和感性的一面。最典型的莫过于那一段:




“是的,他只是在担忧兴欣未来会留不住人。但是他自己呢?他自己如果也成了兴欣的一份子,到了那一天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动摇?在怀疑别人之前,是不是也该先坚定一下自己的信念?如果大家一起努力,打造出一个完善的团队,何需担心这许多?有人走了,再有人来补就是了。


是的,就该这样才对。


方锐猛地一拍桌子:‘我来兴欣!’”




这个情节一下子抓住了很多人的心。如果说之前的方锐展现出的尽是属于猥琐流大师的老谋深算,那么在这里,他少年人的心性和血气被彻底激发;在这里,他选择了看起来不太靠谱的队友,放弃了所谓的金钱利益,直面未来可能面临的困境,担负起转型的风险;在这里,即使他使用的是猥琐的盗贼和满地打滚的气功师,也掩盖不了他是一个敢于创造未来的勇士。


就像虫爹所写的那样,他来兴欣,想要的,到底还是一个全新的未来。


当然,除了这些,方锐作为一个在职业圈浸淫多年的大神,第一时间能审视自身,也是一种了不起的心态,这点在后文再阐述。


 




下面要写的,则是加入兴欣之后,本性彻底表露出来的方锐。


实际上,如果要在全职里找一个和方锐性格特点比较相像的人,我的选择不会是叶修或魏琛,而是黄少天。


黄少天此人话多、直白且易逞口舌之快,这恰恰也是方锐特点的一部分,而两人的战术也略有相似,都注重于节奏和机会的把握,都常常游离于战术体系之外,用虫爹的话说就是:一开场人就没了。


具体的,我们首先来从当初叶修在QQ上招揽方锐这里来看。在叶修表明让他转型气功师不是开玩笑后,方锐的反应:




“‘开什么玩笑你!’方锐发了大概有20个多个表情表达他此刻混乱迷茫的心情。”


以及:“‘这么好骗?你还猥琐流大师?看来我需要重新考虑是不是在兴欣给你一个位置了。’叶修说。


方锐发了两排无语的表情……”




这两次都提到方锐疯狂发送的表情,这点和黄少天疯狂发送的垃圾话有些类似,都是在用比较极端的发泄般的方式表达情感。这是方锐会比较常见的表现方式之一。


其次,方锐的语言也相当直白和简单,并且,在曾经看过的粗口统计数据中,方锐的粗口数量也是名列前茅的……(黄少也是,咳,好孩子不要学)


几乎在每个情绪波动的当口,他都会来一句“妈的”“蛋”“靠”之类的小脏话来加重语气。这也表现了几乎是职业选手们的一个共同特点:文化素养比较低,用词遣句相当生活化……(也有例外的,就不举例了)


举个小例子,除了表现语言外,也同样印证一下上文提到的方锐的好脾气:




“‘别客气了,赶紧吧,其实我们也要考察一下你的气功师水平到底有没有前途!实在没有你还是回去玩你的盗贼吧!”叶修说。


这话太直接了,意思是方锐能不能进兴欣还不是他单方面的态度,还要看他这气功师能不能玩利索。陈果听得顿时就紧张了,人家玩盗贼已经是顶尖水准,转型根本就是没必要的事,现在居然还是这等态度,这位不会甩门就出了吧?


‘靠!’事实证明方锐似乎没有那么大的脾气,只是骂了一句后,就上前接过了叶修手里的海无量账号卡。”




此外,方锐同样相当喜欢说话,虽然并没有黄少天那样到达一个比较极端的境界,但凡事他都喜欢捞出来谈论谈论这点还是有的,抛开数量巨大的垃圾话以外,在有所领悟和感触的时候那话更是挡不住,而且说话做事相当的“想起一出是一出”:




“回到比赛席后,立即迫不及待地向叶修吐槽:‘这孩子,和韩文清真是一点也不像。’”


“‘真的太想好好研究一下了,下一个是谁啊?快点上去结束战斗!我赶时间!’方锐叫道。”


“‘这么反派的名字,一听就会输呀!’方锐的感慨声中,贾兴走上场去。”


“‘好好,这个主意好,我发个短信给他。’方锐说着掏出手机,各种迫不及待。”




从这当中,我们又可以提炼出一个方锐的比较独特的性格特点了:随性。




虫爹对此的描写是:“方锐很随性,从在蓝雨时的气功师身份,再到被呼啸挖来往流氓上培养,结果等真成职业选手时,又发现盗贼挺适合,于是定位成了盗贼……这或许可以说方锐在不断的妥协,可是在当下的职业环境,一位未成名的选手,想要得到战队重用,恐怕绝大多数都会选择这样服从和妥协。而方锐呢,他的服从和妥协也着实多了些,只在训练营到成为职业选手的途上就这么多波折,但是最后,他终于成功了,但这家伙,成功之后,他又转型了,但以他现实的身份和地位,转型,还会被人看作势服从和妥协吗?可在方锐看来,却没觉得和当初有多大不同。”




随性其实是个涵盖意义很广的词,说得白一点,大概就是“跟着感觉走”。方锐的许多决定确实相当随性,包括答应转型气功师加入兴欣,包括在战斗中领悟的盗贼气功师的战斗方法,这些几乎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冒出来的,然后方锐就跟着它们走了,一去不回,还创造出了新的巅峰,不得不说那句评价是相当准确的:“真是个奇才。”


除了在这些重大决定上面所表现出的随性,方锐在语言和行为上也贯彻着这一点。比如那句随口的“快点打”还有迫不及待找吴羽策竞技场单挑,以及经常在记者会上随口冒出的垃圾话,比如:




“‘那您预想的是什么样?’有人问道。


‘横扫擂台赛?’方锐说道……”




还有那段十分经典,直接决定了他的人设形象的:


“‘请问您是因何决定要转型气功师的?’


‘因为兴欣的邀请。’


‘是怎样的邀请,可以让你做出如此重大的决定呢?’


‘特别真诚的邀请。’


‘有……多真诚?’


‘特别特别真诚,你看我的眼睛。’方锐说。”




甚至是一场恶战之后……:


“‘怎样?你就说。打得怎样!’方锐对叶修吼道。


‘打得好。打得好。’叶修拍手称赞。


‘我欣赏你的诚实!’方锐说道。季后赛以来憋着了许久的那股闷气今天可算是出了。方锐只觉得自己状态上佳,黄金右手在燃烧,他已经颇不及待地想要开始接下来的团队赛了。于是不住地向轮回选手席那边张望着。但凡有人望过来,立即向他们露出挑衅的神色。


‘给他晾的那杯水呢?端过来让他冷静下。’叶修叫道。


水是方锐上场时向苏沐橙交待的,苏沐橙回来后还真就给他晾了一杯。结果端上,方锐也不知对自己说过的话还有没有印象,接过后就一饮而尽。


‘水还是热的!’方锐叫道,‘温酒斩华雄的故事你们听过没有?’”




这种耍宝般的随口乱说充斥于他出场后全职的每个角落,也使得兴欣无下限三人组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咳。


然而对比前文,我们可能会有疑问,冷静克制和感性随意这两种几乎是对立的性格,是怎样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的?实质上,这正是方锐身负的最大特点,也是猥琐流的一大特点。


虫爹写过,不管方锐是正面强打,还是背后玩儿阴的,都透着一股猥琐的气息。


这在性格上依旧成立,不管方锐此刻是理智的还是情绪化的,都带有方锐个人的独特烙印在里面。他可以心思细腻隐藏情感(例如离开呼啸时和季后赛遭遇挫折时),也可以大大咧咧口没遮拦,他独有的气质使得他能把这些看似矛盾的组合有机地统一起来,这正是这个角色充满魅力的地方之一。


 




如果说常规赛是写出了方锐这个人物表层的模样,那么接下来的季后赛,则深度刻画了他的内心。


首先表现出来的,是方锐那难能可贵的对自我的准确定位。文中多次提到过方锐的风格使得他几乎不可能成为一支战队的核心,在对轮回等队伍的比赛中,他自己也有所领悟。然而跟那些锋芒毕露的新人们不同的是,他非常坦然地迅速地接受了这一点,然后认真地毫不懈怠地去扮演他应该他能够扮演的角色,毫无芥蒂,毫无怨言。


就像对轮回的时候:




“叶修是兴欣真正的核心。这点毫无疑问。而苏沐橙刚刚两次坚决的判断,也让方锐很有些触动。虽然当时他和苏沐橙念头一致,可是对方却能在他之前做出决断,这一点区别很大。这是信心,更是敢于担当的勇气,在这一点上,方锐输给了苏沐橙。


自己果然是天生配角的命啊!


方锐不由地深入感慨了一下。虽然他并没有多大的野心,但是作为一支队伍的核心,这是每一位职业选手都会有的憧憬。方锐因为猥琐的风格,一直被认为不适合作为一只队伍的旗帜,对此他挺不以为然的。但是现在,通过和叶修,和苏沐橙的比较,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确实不适合作为一位真正的核心人物,这并不仅仅是因为猥琐流的风格。


还好已经习惯了!


方锐倒是挺会宽慰自己,很快就已经甩开了这些念想。本来他对这种事就没存多大的心思,只是因为季后赛的表现一直不够抢眼才让他在这方面有些敏感罢了。”




要知道,此时的方锐,年龄也不过二十出头,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这样的年纪居然能有这样沉稳平和的心态,不能不让人感叹万千。


这样的他确实是一个绝佳的粘合剂,不光是战术层面,更适用广泛的人际交往。即便他不是核心,他也能穿针引线地将所有人拉在一起,形成一个紧密联合的整体。


不过,除了不高看自己以外,方锐同样从不妄自菲薄。他对自己的能力有一个很清晰的认识,他做不到什么,他该做到什么,这些都是明明白白地摆在他的脑子里的。因此在季后赛对霸图、对蓝雨时,他有些疲软的表现会刺激到他自己。




例如对轮回时:“连番这样的表现,在季后赛这样的重要时刻,扪心自问。方锐觉得自己都应该失去位置。但是兴欣还是一如既往地派他上阵。但是这份信赖,让他的心情更加沉重。


必须要有所改变,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方锐暗下着决心,正和输掉下场来的苏沐橙相遇。”




但在这时:“是啊,他的状态是如此不好。他自己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叶修、苏沐橙他们这些人会看不出吗?两人所说的差不多的话,是提醒,同时也是担忧,看到方锐的状况,两人同步产生着这样的情绪。


‘放轻松。’方锐忽然对苏沐橙笑道,‘我方锐也不是浪得虚名的呀!’


‘呵呵。’苏沐橙笑。


‘呵呵什么啊呵呵,你已经和他越来越像了你知道吗?’方锐叫道。


‘加油吧,祝你好运。’苏沐橙根本就不和方锐争辩,只是说道。


‘帮我晾杯开水,我一会赢了下来要喝。’方锐挥了挥手臂,转身,继续朝赛台上走去了。”




他依然用自己的方式安抚队友,并且下定决心,他接下来的表现也确实无愧于他的薪酬,无愧于他的决心。


这就是要说的第二点了,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对荣耀的爱与坚持。


前面说了那么多,其实真正捞粉的地方,还是莫过于对轮回的一拖二,转型再封神之章。在这里,方锐的潜力和能力终于被一展无余。


这段经典情节无须赘述,相信每一个方锐粉都能如数家珍。我想要提到的,是对轮回的两场比赛中,同样体现了这些东西的情节。




例如对孙翔时:“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方锐怒,不针对孙翔。而是针对自己。


耐力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所以就不把这当问题,方锐怒自己这种草率,怒自己这种侥幸。


但是自己还没有输!”




“摆脱困境,恢复耐力?那都不是目的,方锐的目的只有一个:要赢!有没有耐力,都要赢!”




还有最终战,对周泽楷,对吕泊远:


 “‘不行也得上啊。队伍果然还是要靠我的。’方锐得意洋洋地说着。


兴欣的诸位继续没当回事,但是叶修也同样从方锐的话里听出他要表达的意味:是的,这时候已经别无选择,无论如何,他也得上。”




“不过这一局看起来方锐再没有这样的打算。比赛一开始后,他的海无量就冲了出去。


击败对手,然后。下一位!


方锐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因为他清楚。今天的决胜战,自己所能做的真的已经不多了。


上一场,虽然击败的只是一个生命百分之四十五的对手。但是方锐的消耗极大。


他所选择的战术,从一开始就加重了自己的负担。无论精神上,还是操作上,他所选择的混乱局面都比一般比赛的消耗要大得多,而他,偏偏状态并不完美。


他感觉到了疲劳,他感觉到了注意力有些涣散,但是他坚持下来了,他击败了周泽楷,而现在,他还在积极准备着击败这一位对手。


因为他知道自己这赛季所能拼搏的,就只剩下眼下了。眼下能走多远,就是多远,今天,他大概没有办法再重新恢复状态,没有办法再在更重要的团队赛上为兴欣出一份力了。


方锐很不甘,非常不甘。


他是兴欣薪酬最高的选手,他拥有兴欣最强的角色,这是他始终念念不忘的。但是,战队最关键的一场比赛,战队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无法出力?


方锐痛恨,十分十分的痛恨。


但是他不冲动。


他不会想着再到团队赛里去试着坚持。


因为他对自己看的很清,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今天自己能贡献多少力量。他本想在擂台赛里保留,然后在更关键的团队赛里出战。但是现在,团队战,他已经没有把握百分百地贡献力量了,他怕自己在那里反倒成为全队的负担。


所以,唯有这里,唯有眼下。能贡献多少,就贡献多少,这里,就是自己的全部。”




对吕泊远的这一战,笔者实在是想把整章都截出来放在这里。那一个个跳动的数字比任何形容词任何分析都更有力,更直击心灵。


方锐的所有坚持、拼搏、理想、热血,在那一点点累积起来的HP上得到了最直观的展示。


不得不承认,这一章,是笔者在全职整本书里,唯一看哭的一章。


他已经很累了,疲劳感疯狂地想要占据他的手指,但他却硬撑着,仿佛魔怔了一般,他眼前的不是枪王、不是全明星选手,只是简单的对手二字。


对手,那就要打倒。秉持着这个简单又不简单的信念,他吹响了兴欣擂台赛逆转的号角,铺平了一挑三的道路。




至此,方锐这个人物的形象,才算是彻底完整了起来。


他理智冷静、心思细腻,又随心所欲、不拘小节,拿得起放得下,适应性强易妥协,却又心怀他必须坚持的信仰和荣耀。他是一个复杂的个体,优点和缺点一样明显,摆在明面上,对于赞扬他喜欢却不执念更不妄自尊大,对于批评他可以一笑了之不放在心里。他或许没有能被称作“男神”的苏点,但却是真实有力度的,仿佛他的的确确是存在在那里的,并不遥远,我们甚至能看到他往前走的、不停歇的脚步。


又正如林敬言在他下场之后,用短信告诉他的那样:


“还没有结束,比赛没有,你也没有。”


是的,还没有结束,无论是作为盗贼之王,还是气功师第一人,方锐都还会继续。在故事的最后,他会带着被封神的气功师,踏上那个世界的舞台,继续他的风格、他的坚持、他的荣耀。


一切终将向前。










 最后放两张图来表达我痴汉般的爱意❤






方锐,生日快乐,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1202)

  1. 苏溟hlz冰霜哥布林 转载了此文字